返回

司礼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澳门威尼斯人龙虎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页 回目录
    比起前几天回乡的风光,今儿张家老幺的队伍明显冷清了许多。

    前面开道的还是那几个邻县卫所的兵,那天的帮闲则只剩三个人。

    魏良臣注意到,驶来的马车有两辆,前面那辆不用说肯定是张家老幺的马车,后面那辆却不知道是谁家的。

    良臣估摸着张炳这是探亲结束要回宫了,所以没有多想,他有着现成的金大腿可以抱,没理由去恭维一个宫中的无名小卒,于是转过头来喝茶。

    这茶真是凉的,但泡的不是茶叶,而是当地一种叫金花的草。这种草晒干之后拿来泡茶,和南方有人喜欢拿晒干的荷叶泡茶喝一个道理,都能解暑。

    铺子里其他几个客人也注意到了村道上的动静,他们张望了下就掉过头不理会。

    这些人只是路过此地歇脚的人,并非附近的人,自是不知道张家老幺是什么人物。

    良臣以为张炳会让马车直奔官道去县里,不会停下在这小茶铺歇脚。不想,那张炳竟是个随意的人,且还体贴人,见那几个借来撑门面的卫所兵走的都有些累,于是在车上招呼一声,让大伙到茶铺里喝碗茶再走。

    “谢张公公!”

    带队的卫所兵头目是个小旗,姓郑,很是高兴的接过张炳扔来的一块碎银子,拉着手下几个弟兄大咧咧的进了茶铺。喝茶是用不了一块碎银子的,这多下来的钱自是张公公的赏钱。

    后面那辆马车见前面停了,也跟着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人,这人良臣认得,正是在县里六房当书办的吴德正。

    “张公公,您慢点!”

    吴德正跳下马车时,张炳也正要下车,他连忙跑上前搭了把手。张炳笑了笑,微微点头。

    良臣见了这一幕,不由心中感慨,想这吴德正虽然没有考上秀才,但才学也不低,如今又在县里六房办事,怎么也算是个人物。其父吴夫子更是有名的秀才,按理,吴德正身上怎么也要有点风骨。不想,面对一个在宫中宝钞司做监丞的太监,吴德正就这般低声下气,若是他父亲知道了,却不知作何感想。

    转念一想,张炳在村子里几天,吴德正也在,吴夫子没理由不知道儿子在做什么。这么想着,多半吴夫子那清高模样当不得真。或许私下里,父子二人一个德性也说不定。

    趋炎附势,人之本性。

    良臣觉得自己仿佛比吴家父子高大许多,可很快他就泄了气,也有些好笑,因为他自己不就是这种人么?知道了自家二叔是魏忠贤,就急着去认亲,这和吴德正巴结一个太监有什么区别?

    大哥不说二哥,魏良臣真是没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吴德正。

    茶铺的老妇见来了这么多客人,其中还有军爷,不由有些慌张,手忙脚乱的拿出一叠大碗放倒桌上,然后提了茶壶挨个倒水。

    那叠大碗肯定是不太干净的,郑小旗那帮人倒无所谓,吴德正眉头皱了皱,拿了两个碗到茶铺边上用桶里的水洗了,然后亲自替张炳倒茶。

    张炳从袖子中拿了块抹帕,在长凳子上擦了擦。举手投足间,十分的女性化。

    这模样,让良臣十分的倒胃,因为张炳和他二叔一样,是成年之后自阉入宫的,所以身材体形上,张炳可是壮实的很。

    试问,一个如此壮实的男人做出小女人般的举动,正常人见了,能没点反应?

    然而,茶铺里一众人等,却无一人敢在面上流露半点厌恶神情。

    有两个客人见来的有卫所的军爷,还有一个好像宫中老公,本着不惹麻烦的心思,起身出了铺子赶路。茶铺里只有魏良臣还有一个老头坐在那继续喝茶。

    不知是本性不扰民,还是因为有张炳这个公公在场的原因,郑小旗那帮人除了声音大了些,其它倒没什么。浑不像良臣前世电视剧中所表现那般,军爷们往哪一进,立时就有一场戏剧冲突。

    又或如他自己曾写的网络小说那样,没有冲突强行也要冲突,没有困难强行也要制造,反正变着法子让军爷们和主角冲突上。

    一切都很平静,各人喝各人的茶,河水不犯井水,一派祥和。

    吴德正陪着张炳喝茶说话,二人没注意到默默坐在边上的魏良臣。

    半碗茶下肚,肚中一片舒服,良臣急着赶到县里,便准备起身结账,刚要动,无意间却听张炳似乎说了“矿监”二字。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