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澳门威尼斯人龙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五千两百八十九章:天魔殿开启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所谓有一就有二,随着第一声肉体爆碎的声音,紧接着又接二连三响起一声声宛如地狱魔音般的炸碎声,魔血几乎染红的土地。

    “这里有诡异,大家快醒过来!”

    终于有人惊恐的发现了什么,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但他们的声音与大道魔音而言相差甚远,根本就不能打动那些深陷魔音之人。

    魔气依旧在滚动,一声声的爆碎声依旧在响彻场地,此时就连天都是暗红色的,十分恐怖与压抑。

    但那些墨莲与彼岸花却越发得深邃,娇艳欲滴,让人不由觉得瘆得慌。

    “啊!”

    有人大吼,他们是在关键时刻清醒过来的,但为时已晚,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住体内暴涨的魔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膨胀起来,慢慢的走向死亡。

    这无疑就最为恐怖的,比不清醒过的时候更让人难以接受,这种时候最容易让人心境崩溃。

    有心里极端之人在面临生命的最后一刻冲向自己平生大敌面前,死也要拖仇敌下水,更有人冲向之前开口之人,要将那唤醒他们的人也杀了。

    场中一时间尽数混乱,厮杀不断演出,鲜血成河,还冒着腾腾的热气,让人不由联想到修罗场。

    不过这场变故几乎都发生在山脚下,哪里基本都是修为弱小之辈,而半山腰也有一些,不过不多,至于山头之人,都没有一点事情。

    毕竟山头之人都是强大的魔头与妖魔,实力强大,灵觉恐怖,早就察觉到有一样,保下了身边人。

    叶楚所在的化形部落同样没有损失,他们在就得到了叶楚的提示,早先还有不满,此刻只有敬畏与心颤。看着山下的惨剧他们都脸色发白,是在是太过混乱了,其中狂暴魔气更是看恐怖,毕竟是一群已经突破原有尽皆的低阶修士,几乎都提升了数个等级,多有八九级战士的

    实力。

    也幸好化形部落占据了半山腰,若是在山下,被这么一群疯狂之人围住,不全军覆没也无几人能生还。

    叶楚同样在看山下得悲剧,目光闪动,并无畏惧,更无怜悯之色,他们能来到这里本就做好了不回去的打算,做好了杀人于被人杀的准备,并无什么好可怜的。

    这世道本就如此,资源有限,但修士的欲望不止,会有各种各样的战争,每一个强者身后都有尸山血骨。

    就是叶楚身后也早已有累累白骨,就是他本人也不记得有哪些人的了,实在是杀的人太多了,多到麻木了。

    实际上像叶楚这等实力在魔头修为的魔修是有这个能力阻止下面的惨剧发生,但终究是没有人出手。

    因为到了叶楚这个等级,已经站在了荒野之地最高层次之人,眼界自然不同,看到了更深层的东西。

    随着下面的人死去,虚空之中的墨莲与彼岸花愈发的娇艳,魔道气息越发浓郁,隐隐的似乎有一座漆黑的宫殿要在此显化一般。

    显然魔修的鲜血就是打开天魔殿的钥匙,是必需的过程,没有人会阻止,因为大家都需要。

    魔音越发宏大,宛如有道道惊雷响起,直入人心,要将人引入悟道境。

    若是在平日,众人会欣喜若狂,但在此刻所有人都如见蛇蝎,脸色疯狂变化,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显然是下方的血祭还不足以打开天魔殿,需要更多的血迹,半山腰绝大部分的势力都惨遭毒手。

    “救救我前辈,我有大密,关于天魔殿的秘密,只要前辈救下晚辈,晚辈愿意将秘密毫无保留的告知前辈。”

    “救我,我愿意将所有宝物度献给前辈。”

    有人看到山头的安然无恙,也有人看到叶楚这般的无事,纷纷赶来乞求,但不管是叶楚还是山上之人都漠然无语。

    他们绝望了,最后不甘怨恨下,疯狂扑向山头与叶楚所在,要将这群冷漠之人也脱下水。

    然而他们如何挣扎,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显得那样可笑,无论他们如何冲撞山头都徒劳无功。

    叶楚也是冷哼一声,掐诀幻化出一条条魔龙,环绕着化形部落众人飞舞,但凡有靠近之人都被拍飞出去,就是那轰鸣的大道之音也被龙吼削弱。

    化形族长塔古玛一脸庆幸,幸好自己早就拉拢古前辈一同前来,不然还未见到天魔殿就已近全军覆没了。

    “天魔殿出现了!”

    有人大吼,声音之中充满了癫狂的喜悦。

    只见虚空之中已经显化出一座足有数百丈高大的宫殿,上方的匾额书写着天魔殿三个大字,银钩铁画充满魔道气息。

    那些将要爆体而亡的魔修宛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纷纷飞向天魔殿。

    虽然不知道进入里面会不会得救,但外面是绝对不能停留了,他们也别无选择。

    霎时一道道魔光呼啸,场中混乱的景象消失,重归宁静,只有魔头修为的强者,以及他们守护的族人,还有少数修为精湛的妖魔境魔修还在外面。

    他们都看出来如今的天魔殿尚且不稳定,还不是进入天魔殿的最佳时机。

    又过了一会,山下的魔血之河干枯,虚空之中的墨莲也极境盛开,彼岸花同样极其娇艳起来。

    但很快就散发出极其其妙的气息,在这其妙的气息之中,花朵迅速凋零,而中央的天魔殿却是在迅速凝实,稳固起来。

    最终完全显化,一股不同于荒野之地的魔道气息散发出来,但却更加凝练与根本,好似那股魔道气息才是天地间的魔道源头。

    所有人脸上都有止不住的喜悦,但也有深深的凝重,之前血祭的一幕可是在他们眼皮底下发生的。

    天魔殿里面肯定还有更加凶险的危机,看来这天魔殿的凶险,尚在传闻之中。

    即使是如此,也没有人退缩,在最靠经天魔殿的两座山头之中,乃是两名孑然一身的魔修。

    一者是一名年过花甲的老者,须发皆白,脸上挂着笑容,看起来慈眉善目的模样,但其脚下的山头却沾满的干枯的鲜血,造成十分明显的对比。

    老者看着头顶虚空的天魔殿,抚摸着一尺长须,叹了口气道:“刻骨兄,老夫老了,这次天魔殿就让你先行一步吧,免得又说老夫仗着年龄大抢夺你机缘。”

    老者口中的刻骨兄是一名年纪莫约二十岁的青年,那人闻言也没有露出喜色,只是冷声开口道:

    “丁老魔就别来这套虚的了,你不放心我,我又岂能放心你?还是一同进入吧,免得后面的道友等得不耐烦。”

    老者也就是丁老魔闻言没有推脱,他轻轻一笑,将一尺长须一甩,道:“那就走也。”

    青年魔头,名为刻骨的男子也没有多停留,一同闪身进入。

    紧接着就有其他魔头动身进入天魔殿,大体的顺序是按照山头进入,毕竟那本身就是实力体现的一种。

    显然最先进入的那一名老者丁老魔,与青年刻骨魔头最为强大,当然也不排除有卧虎藏龙之辈。这时,塔古玛来到叶楚身边小声道:“那最先进入的青年便是刻骨部落的老祖,听闻三千年前就是魔头境界了,如今依旧是年轻人的模样,也不知道其实力究竟增长到了何

    种境界。”

    说完塔古玛又是一叹,他族中的老祖早已到了气血干枯的地步,又因为不到魔头境界,此次便没有来,坐镇部落,这也是他身为族长敢来天魔殿的原因之一。

    “至于那位丁老魔,来头更大了,听闻是万年前的一位老魔头,早就纵横荒野之地无敌手,不想沉寂多年又出现了,这天魔殿当真是不好闯。”

    塔古玛缓缓说道,为叶楚解释这些强者的来历,以防这位古前辈一不小心吃了暗亏。

    不过塔古玛终究不是魔头境界之人,有些魔头就是他也不认识,只能将猜测说出来,最后塔古玛介绍道:“那位就是剥皮部落的老祖宗,剥皮魔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